EN [退出]
四川省人事厅职改办>中国新闻

_儿子为救游客被水冲走 老人带病寻找每一寸角落

2017-11-20 17:14
昨日下午,58岁的易县老人王荣耀仰头吞下一片止痛药,在寻找儿子的这几天里,王荣耀一直用止痛药抵挡腰痛。

昨日下午,王荣耀站在拒马河畔寻找儿子王宏利的下落。 王荣耀寻找儿子下落时哭喊着:“儿子啊,你出来吧,爸爸找你来了。” 昨日下午,王荣耀站在一处建筑物废墟中寻找儿子王宏利的下落。

58岁的王荣耀双腿沾满泥,黑布鞋上的泥巴湿了干,干了湿,手里的毛巾一拧全是水。

6天过去了,在三坡镇苟各庄村被水冲走的儿子王宏利是生?是死?

沿着拒马河,从苟各庄出发,八渡、十渡、张坊、良乡,王荣耀一家徒步来回十几遍,始终没停下寻找的脚步。

 1 失踪 儿子被冲走前疏散游客

苟各庄通往拒马河北岸的桥,一夜间消失了。

大雨过后,村里的饭店、宾馆,成了一片废墟。

21日夜里12点,当洪水从西向东奔腾下来时,站在桥边的李权威惊呆了,“水轰隆隆从河道里往出涌,河对面的山上,已经有人往出跑。”

李权威拔腿往桥南跑,跑向自家开的酒店。

“宏利!快跑!水来了!”路过王宏利和赵艳青两口子的射击游戏摊,李权威不忘拍打他们家的彩钢板房,七八年来,苟各庄上做生意的人,一直相互照应着。

水,早没过了赵艳青的大腿,“宏利,跑吧!”王宏利也认准了妻子的打算,拿上车钥匙冲出门外,路上的水淹到了腰。

“你往南边跑,我和权威去喊游客。”王宏利把赵艳青送出村后,又折回村里找李权威,两人沿着马路牙子,挨个宾馆、酒店里叫游客逃生,“往南跑,南面地势高,不行就往山上跑。”两人扶着一个个游客到浅水处,折返三次,疏散了一百多人。

水不断涨高,淹没了路边的轿车。王宏利和李权威顶着水,第四次划拉到村口最南头的馨雅宾馆,一楼已被水完全淹没。

爬上一辆车的车顶,瘦高的李权威顺着水管爬上二楼,微胖的王宏利怎么也爬不上去,李权威冲进里屋找来床单垂到窗外,“你绑上,我拉你上来。”

王宏利的手终于扒上窗台,但他实在太累了,“我没力气了,床单也松了,你先放我下来,赶快去找人。”

王宏利的脚再次落到车顶。

也就2分钟,当李权威找来游客,返回二楼窗台边,人和车都已不见,“那游客说,宏利踩着的正是他的车。”

 2 寻找 家人沿途不放任何角落

寻找王宏利,赵艳青从暴雨中的午夜开始。

顾不上外面还下着大雨,她连伞都没打一把,挨着村外的宾馆、饭店、超市一家家找,每个人员聚集的地方,都能看见一个湿着头发、满身泥水的女人在喊一个名字,“宏利啊!宏利!”

雨停了,在王宏利最后出现的宾馆,半边的楼被冲塌。

几乎是自发的,苟各庄村几十个村民组织起来,寻找王宏利的身影。

人们在废墟中翻找,在拒马河岸边爬摸,在冲毁的树木丛中查探,但一无所获。23日,赵艳青的弟弟带着几个村民,翻过附近的山,也没能找到姐夫的身影。

王荣耀不相信,一向孝顺的儿子就这么没了。

暴雨的第二天,58岁的老人驼着背,从300里外的易县老家赶往苟各庄,王荣耀带着小儿子和几个亲戚,从一渡开始,下山走水路,摸黑沿着河岸往上游走,边走边找不见了的儿子。

那日,王父、王妻、村民,人们分三路沿着拒马河搜寻王宏利,“渴了,饿了,和人们要点吃的,继续走。”

在苟各庄附近的小餐馆吃饭,老板知道他们是王宏利的家人,分文未取。

王荣耀佝偻的肩膀上,挎着一个红布兜,兜里装着十几包香烟,这是他一路上,身上最值钱有用的东西,“求人帮忙,找我儿子,没啥谢的,给包烟,好歹还能留我们一宿。”

这个半辈子守着玉米地的老人,试图向肯帮他的人,表达最实在、简单的感谢。

烟快散尽了,儿子还没找到。王荣耀又回到苟各庄村,陷在泥里的彩钢板下,淤在河边的山石边,冲到废墟中的残破汽车,老人不愿放过每一个角落。

手里的蓝毛巾抹上长满皱纹的脸时,王荣耀老泪纵横,“哪怕人没了,尸体也要给我一个啊。”

3 希望 老父为寻子想验DNA

活着的人找不到,他们就到处打听,哪又找到了尸体。

易县、苟各庄,赵艳青甚至带着老公公找到良乡,“听说那停了10多具尸首。”

现场的人终究没让两人进去,“人家说有腐烂,也认不出,还容易得疫病,唯一的辨认方法是验DNA。”

不知道去哪能验成,两人又返回苟各庄继续找,“没准还活着呢。”赵艳青抱着最后一丝奢望。

寻夫的路上,累得睡着的赵艳青,做梦也不踏实。

她说,在梦里,被水卷走了的丈夫向她求救;另一个梦里,他开着家里的面包车,进货回来了。

“他们本来不是苟各庄的。”站在废墟上,李权威回忆,几年前,王宏利两口子从易县来到苟各庄,经营一个射击游戏摊,“女人看摊,男人上货。”

王宏利跟周边的买卖人都很合得来,“游客找吃住的地方,他都给人说最实惠的地儿。”因为人老实,李权威的父亲还和王宏利合着做买卖。

赵艳青看上的也是王宏利的实在。

两人是同乡,也同岁,18岁在保定打工相识,后来还在当地开了间咸菜铺子。

一次,铺子收了40块假钱,赵艳青偷偷花了10块给王宏利买了盒烟,被丈夫好一顿埋怨,“都是异乡打工的,不容易,你咋能这样干。”

23岁嫁给王宏利,赵艳青没后悔过,“有啥事儿,都和我商量。”赵艳青手里握着手机,期待哪天能有个电话,告诉他,“宏利找到了。”

6天,几乎磨碎了一家人的希望。昨日,疲惫的家人犹豫了,还要不要继续找,“人们都说,别找了,人可能没了。”

王荣耀说,他要去北京抽血,验DNA,尝试最后一丝希望,“找到尸体,让儿子入土为安。”

 寻人启事

  王宏利

(又名王志岩),男,32岁,河北省保定市易县东娄山人,身高1米75左右,微胖,左手中指有一颗瘊子,脖子右侧有两道疤痕,7月21日零时左右,在三坡镇苟各庄村被水冲走,至今未归。

有知情者,请与赵艳青13933896755联系。

数说

与北京相邻的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,也在7月21日的暴雨中遭遇重创。

涞水县民政局数据显示,截至7月25日,在“7·21”洪涝灾害中,涞水县共发现14具尸体,失踪16人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29619.szielang.cn/e/free-0348w7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20 17:14

ca828  铁友网汽车票准吗  中央戏剧学院  多尔衮为什么不当皇帝  秋水无痕by圣零樱风35  简历能力特长怎么写  新闻文体基本构成  ca1487中途要下飞机吗  考试让我欢喜让我忧800  英雄联盟神龙图腾抽奖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儿子为救游客被水冲走 老人带病寻找每一寸角落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黑龙江复仇者动画片第一季_世界经济弱势增长 美国积极因素增多